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青春校園 > 梔子花開
第六十八章 梔子花開(完結)
作者:筆名:阡陌尋 | 字數:5550 字

炙熱的六月,在所有學生時代,都是一個特殊的時間。

而許諾和他的朋友們,則在烈日的炙烤下,以倒計時的方式,一步步邁向他們學生時代的最終章。

某天的黃昏,梔子花樂隊的所有人,頂著六月特有的悶熱,走到了一個偏僻四方小亭。

“大學四年,就這樣要結束了!卑差E少了幾分平日的嬉鬧,目光慢慢流轉,似乎想把看到的一切,印在腦海里。

“是啊,太快了,一轉便是四年匆匆,難怪古人曾嘆逝水流年呢!彼疚囊擦诉^來。

“還記得第一次見面嗎?”張在昌說道。

“宿舍?”許諾挑眉反問。

“不,食堂!迸赃叺奈焊钃u了搖頭。

“對啊,那是我們七個第一次見面,嗯,話說回來,當初許諾你是怎么想的,竟然一見面就邀請我們做樂隊!笨到∮行┢婀值貑柕。

“呵呵,沒想,忽然靈光一閃,沒過腦子就說出來了!痹S諾呵呵一笑。

眾人大汗。

“緣分啊,當初一張桌子八個人,偏偏就我們七個人湊到了一塊!睆堅诓樕线駠u,滿是回憶的表情。

大家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,如今想來,這些事仿若昨日。

“你們說,要是當初我們沒在食堂遇到,還會有梔子花樂隊出現嗎?”季彥忽然提了個問題,把大家都問住了。

“應該會吧,畢竟我們班上就我們幾個,而且興趣相同,早晚會走到一起!卑差E猶豫了一下說道。

“那可說不準,當時是那里太吵了,我就腦子一熱答應下來了,要是換了個地方,那種看起來就沒有任何前途的樂隊,我還真保不準自己會不會加入呢!笨到u了搖頭。

大伙一想,果真是這個道理。

“我想還是會吧,畢竟大家都揣著對音樂的夢想!睆堅诓a了一句。

大家一想,同樣有理。

“不說這個假如的問題了,你們說,等過個七八年后,我們回到這里,將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景!卑差E搖了搖頭,甩開了那個沒有答案的議題。

誰知道他這一話一出,現場頓時陷入了絕對的安靜中,每個人的目光都不停地在校園內游弋,想將這個度過了自己最美好時光的地方,深深刻畫在腦海里。

“你是許諾學長嗎?能不能幫我簽個名!焙鋈,一個滿臉驚喜,臉上還有依稀未脫的稚氣,就像四年前的他們一樣的少年走了過來。

七人同時回過神來,相視一笑,不管怎么說,現在的他們已經和以前不同了,就算心里再在意,也到了需要望前看的時候。

……

畢業晚會終于來了。

和以往的畢業晚會不同,因為有梔子花這個還沒出道,幾乎就已經紅遍全國的這個樂隊在,今年的畢業晚會似乎少了幾分愁云慘淡,多了幾分激動歡欣。

體育館,密密麻麻地坐滿了人,就連走道幾乎都已經被塞滿,并不是只有大四的學生參加,大一,大二,大三的學生也來了不少,直接將整個體育館撐爆。

主持人的介紹過后,作為開場的梔子花樂隊從后臺走上,整個體育館瞬間爆發了海嘯般的歡呼。

“大家好,我是許諾!

“我是安頔!

“我是司文!

“我是張在昌!

“康健!

“魏歌!

“季彥!

“我們是梔子花樂隊!

“今天是在場各位同學的畢業季,也是我們畢業季!

“有人說,畢業季就是分手的季節,因為今天過后,我們會各奔前程,為了生活,為了愛情,為了事業,為了夢想,我們會從廣州音樂學院,走向四面八方!

“但我們不同意,畢業絕不意味著分手,只要有心,只要有夢,我們將會永遠在一起!

“第一首歌,《永遠在一起》,獻給大家!

許諾的話剛落,安頔的吉他聲變悠揚地響了起來,隨著音符的跳動,整個體育館內開始蕩漾著許諾的歌聲。

此情此景,此時此歌,俱都浸入了在場人的心中,他們感動身受,一字一句跟著輕哼起來,開始還是細小的歌手,不一會便急速壯大,響徹了整個體育館。

什么歌最能打動人?當然是屬于聽眾自己的歌,這種情感,就連那些學弟學妹也被感染了,似乎時光飛梭,到了幾年之后自己的畢業季。

一曲歌了,整個體育館先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,緊接著不用任何人的煽動,山呼海嘯般的歡呼響了起來。

“梔子花!梔子花!”

“許諾,我愛你!”

“再來一個,再來一個!”

“……”

體育館前排,那些學校領導們聽著身后的呼喊聲,似乎覺得自己體內的熱血也有些澎湃了,他們幾乎同時朝院長的作為掃了一眼,心里只有一個念頭。

“院長的決策真是英明啊!

許諾抬起雙手,虛虛下按,整個體育館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“下一首,我們才剛剛創作的新歌,《年少有你》,獻給大家!

“時常會想起那年斑駁的課桌

發呆時總望著你的輪廓

你也許不知道那時小小的我

年少的秘密藏在心中的角落

路口等著你有我和我的單車

微涼的傍晚有你陪著我

晚霞再美不及你眼眸的顏色

沒有說再見離別宗是沉默

是否你也會偶爾想起我

像我時常也把往事輕輕訴說

我們在春風秋雨里無話不說

卻在春去秋來中失去了聯絡

是否你也會偶爾想起我

還是在過著與我無關的生活

幸好彼此的青春都沒有錯過

我的年少有你你的青春有我

……”

低沉的歌聲悠揚的在整個空間回蕩,勾起了無數人的回憶,雖然是新歌,在場的人不熟悉歌詞,但在唱第二遍的時候,已有不少人開始跟著輕哼了。

每一句歌詞,每一個音符,似乎都將他們的思緒帶回了不久前,更久前,帶回了以前和現在的朋友身邊,帶回了之前的點點滴滴。

在場的所有人都相信,自己終生不會忘了這首歌。

因為這首歌,唱的就是他們自己,唱的就是他們正處的這段青春時光,唱的就是他們這次召開畢業晚會,即將告別的一段歲月。

在不間斷的掌聲中,許諾他們躬身謝幕,將舞臺留給了下一波表演的人。

到了后臺,司文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,大喘了氣,道:“舞臺經驗也不少了,可是這一次,就和初次上臺沒有什么差別,我居然緊張了!

要是平時,嘲諷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如潮水涌至,但今天沒有人笑話他,因為在許諾他們每一個人的心里,都有著一樣的感覺。

那或許不僅僅是緊張,還有不舍,惶恐,以及諸多雜亂的情緒。

正如他們所說,這不是表演的舞臺,這是他們紀念這段即將告別的歲月的舞臺。

“不管怎么樣,今天晚上,我們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,讓以后想起不會有任何遺憾!痹S諾重重地說道。

其他人一起點頭,不管以后再參加多少表演,再唱多少歌,再參加多少畢業晚會,那都不會是他們自己的了,今天,是唯一,所以他們必須盡力,不留遺憾。

“只可惜靜靜和言蹊她們趕不回來了……”安頔的聲音忽然低了少許。

許諾的眼里也浮現出一抹黯然。

原本在計劃中,言蹊她們到伯克利辦理完手續后,完全有時間回來參加畢業晚會的,但不知道是哪里的程序出問題了,讓她們遲遲未歸,昨天還打電話來,說趕不上了。

“就讓我們的再將自己的表演演繹得精彩一些吧,把她們的那份也算上!睘榱瞬蛔尦林氐那榫w蔓延,許諾展顏笑道。

“這種事情,還是我們親自來的好,不然便宜讓你們占了,還得我們感謝你們,那可不行!焙鋈,一個熟悉的聲音自門口響了起來。

“言蹊!”

“靜靜!”

“高美雪!”

“陳佳苗!”

后臺發出了一聲聲驚呼,許諾他們轉頭望去,四個巧笑嫣然,臉上猶自帶著幾許疲憊的女孩正在門口看著她們。

“你們怎么回來了?”許諾快步迎了上去。

“怎么?不想我回來?”言蹊瞟了他一眼,轉而噗嗤一笑,“其實我們剛剛下機,立即就往這里趕,總算趕到了!

“為什么不先打個電話!痹S諾的話一出口,就知道自己問得多余了。

“廢話,不是為了給你們驚喜嗎!蹦睦锒忌俨涣怂年惣衙鐝呐赃呌挠膫鬟^來一句話。

“其實是我們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趕到,所以就沒有提前通知你們!毖怎栊χf道。

這時,剛剛報幕完畢的主持人到了后臺,看著言蹊她們一愣,旋即興奮地說道:“言蹊,你們什么時候到的!

這個主持人,也是許諾他們班上的,平時和言蹊她們的關系特別好。

“剛到!

“那能上去表演節目么?聽說你們有可能趕回來,我們特意留了空檔的!

“嗯,當然能,我們趕回來就是為了演出啊!

言蹊說著,回頭瞟了許諾一眼:“這是我們的畢業季不是嗎?”

主持人興高采烈地出去商量節目去了,不一會就跑了回來:“言蹊,你們的節目在三個節目之后上,大概二十分鐘,有問題嗎?”

“沒問題,我們這就去換裝!毖怎杷斓卣f道。

“言蹊,你們要表演什么節目?”許諾問道。

“天鵝湖!”

天鵝湖,芭蕾舞中的經典,沒有扎實的功底和卓越的自信,沒有舞蹈演員敢輕易嘗試——當然,對于如今的四女來說,這兩者都不缺。

等到言蹊她們走進了換衣間,許諾急忙沖大伙招招手,讓大伙圍城一圈后,低聲道:“怎么樣,我們也行動么?”

“當然了,不早就商量好了嗎!卑差E壓低了聲音。

“真要這樣么?我還是感覺有點太過瘋狂了啊!蔽焊栌行殡y。

“瘋狂的事情你還做少了,再說了不趁這機會瘋狂一把,再想瘋狂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呢!彼疚呢恳暳宋焊枰谎。

“行了,老二去找主持人,其他哥幾個快點行動起來!

張在昌拍板,所有人一哄而散。

等到言蹊四女換好衣服,走出來卻發現許諾他們不見了,正在奇怪的時候,主持人匆匆走了進來。

“下個節目就是你們了,準備好了嗎?”

“早準備好了,對了,許諾他們呢?”言蹊掃了一圈還是沒發現許諾等人的身影。

“呃,好像說是為了欣賞你們的舞蹈,跑到觀眾席去了吧!敝鞒秩宋€读讼。

“……這樣啊,也去太早了吧!

表演的時間在即,言蹊她們也沒有太過追究——想追究也來不及了。

“下面,有請我們伯克利四人組,為了這場畢業晚會專門趕回來的言蹊,夏靜靜,高美雪,陳佳苗,帶來芭蕾名曲,《天鵝湖》!

主持人的話落,音樂響起,四女宛如四只潔白的天鵝旋轉出場。

由于伯克利招考事件,言蹊她們的名氣在廣州音樂學院,已經只略遜于許諾為首的梔子花樂隊,所以在主持人話落的瞬間,現場并響起了雷鳴般的響聲。

音樂婉轉,名曲的魅力讓整個體育館逐漸陷入了如癡如醉的夢境之中,四只天鵝在臺上展翅翱翔,低頭戲水,惟妙惟肖。

忽然,臺下的觀眾陡然睜大了眼睛,視線越過了四女,緊緊盯著幕后。

人影晃動,一只“黑天鵝”從后臺翩翩舞出,緊接著又一只,第三只……不一會,七只“黑天鵝”舞到了臺前,將四女圍在了中間。

“你們……”饒是見多識廣的四女,也有些呆住了,看著許諾他們不倫不類的黑天鵝,不知道說些什么。

“快跳啊,發什么愣呢!

七只“黑天鵝”,或者說七只“黑鴨子”倒有些急了。

“是梔子花樂隊!”臺下的觀眾有眼尖的叫了出來。

轟!

現場炸開了,高雅的天鵝湖瞬間變成了天鵝與鴨子共舞,瞬間將現場點燃。

不過隨著許諾他們的加入,四女的舞姿顯得更加靈動起來,嚴格地說起來,許諾他們的舞姿并不笨拙,畢竟幾個月的訓練舞蹈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門課程,但比起言蹊她們來,就相形見絀了,特別是芭蕾舞這種最考驗舞者功底的舞蹈,他們起到的作用,便只剩下了襯托二字。

慢慢地,言蹊她們也不按照舞蹈的固有套路跳了,而是開始與許諾七人互動起來,四只潔白高貴的天鵝,在七只丑小鴨面前,更顯得優雅圣潔,高貴無比。

此時在臺上偏偏起舞的十一個人不知道,在臺下無數的觀眾也不知道,這曲“丑小鴨天鵝舞”從此成了廣州音樂學院的壓軸曲目,在此后每年的畢業晚會必定上演。

由于許諾他們的亂入,居然成就了另類經典。

一曲終了,觀眾們全部站了起來,如雷般的掌聲有種將體育館的天棚都給掀翻的趨勢。

“這就是他們的青春吧,不拘一格,肆意而為!庇形挥^看的校領導嘆道。

“是啊,要是換了其他歌手,恐怕無論如何也不會如此不顧形象,這也許就是屬于梔子花樂隊獨有的魅力吧!辈恢朗裁磿r候坐在前列的徐總微微笑了,他這段時間正在思考梔子花樂隊成功的原因,現在又發現了一點。

末了,回到后臺,看著許諾他們一身怪異的妝扮,四女再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們是怎么想的,居然這都想得出來!

安頔得意地說道:“怎么樣?酷吧,羨慕吧,嫉妒吧!

“去,你飾演的是滑稽的小鴨子么!毕撵o靜推了安頔一把,自己倒忍不住先笑了。

“你們哪里來的服裝!毙Ξ,言蹊納悶地問道。

“嘿嘿,自從節目籌備方問你們要表演的節目后,我們就開始準備了,開始以為你們干不來,還郁悶了很久呢!痹S諾也獻寶似地湊到了言蹊身邊。

“能趕回來,真好!”言蹊看著許諾,輕聲道。

許諾微微一笑,沒有說話,他自然知道言蹊此時心中所想。

時間流逝,晚會漸漸步入了最后階段,許諾他們默默地調試著自己的樂器,等著最后的壓軸出場。

“我們去給你們伴舞吧!本驮谠S諾他們快要上臺的時候,言蹊忽然說道。

許諾一怔,旋即微笑道:“好!”

當梔子花樂隊和同四女一起走上舞臺時,主持明顯怔了一下,這本不在她的計劃之中,不過能當上畢業晚會主持人,她的應對能力顯然很不錯,旋即微笑道——

“看來,我們的四朵金花決定要用她們自己的方式,來回報剛剛那曲‘黑鴨與天鵝’中恩怨了!

“哈哈!”現場一陣哄然大笑。

許諾牽著言蹊的手走上前,拿起了話筒,目光在現場緩緩掃視了一圈,視線所及,哄笑與聲音慢慢沉淀了下來。

他飽含深情地開口了:

“對于在座的大多數人來說,你們和我一樣,今天,此時此刻,是個特殊的日子!

“因為對于我們來說,今天之后,我們就會告別一段最特殊的時光,這段時光,或許是我們這輩子最快樂最自由的日子,今天之后,我們會走入一段新的生活,我們會告別朋友,告別親人,踏上新的夢想征程!

“我們的夢,不言!我們的夢,正青春!我們的夢,永不言悔!”

“我們的夢,就像校園里那株梔子花,正于此時綻放!

“最后,《梔子花開的季節》獻給大家!

許諾輕輕放開了言蹊的手,樂聲響起,四女翩然起舞,正是那曲她們用來通過伯克利音樂學院考核的舞蹈。

“炎炎夏日,傳來一縷清香,香味如此淡然,又別樣濃烈,如一絲清風,拂過炙熱心懷。

這個季節,我們會離開,伴隨著淡淡的芬芳,望著你遠去的背影,是淡淡的傷感,還是如迷的情懷。

青春的氣息,在花香里蕩漾,這是梔子花開了,這是我的心里的花開了,嗅著這縷芬芳,耳邊又響起了當初吶喊的豪邁。

這是梔子花開的季節,這是我們播種希望的季節,將希望播種在風的芬芳中,培育的土壤,將會是整個世界。

你的背影,倒映在我的目光中,和著盛開的梔子花,并成一幅畫。

這是梔子花開的季節,這是我們播種希望的季節,將希望播種在風的芬芳中,培育的土壤,將會是整個世界。

你的背影,倒映在我的目光中,和著盛開的梔子花,并成一幅畫!

七人一首歌,四女一支舞,在舞臺上漸漸合攏,并成一幅青春的畫面!

體育館外,梔子花在驕陽下盛開!

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表